[设置首页] [添加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化艺苑
《公正:该如何是好》:一本关于公正哲学的导读
作者:马?  发布时间:2019-04-17 17:26:44 打印 字号: | |
  《公正:该如何是好》这本书源于一门课程,作者迈克尔·桑德尔是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哲学教授,他所教授的本科通识课程“公正”是哈佛有史以来听众最多的课程,选修人数曾创下了哈佛大学的历史记录。这本书就像一座迷宫,作者设置了很多岔路口供读者思考选择:向富人征税以帮助穷人是公正的吗?代孕合同是公正的吗?对杀人犯撒谎错了吗?大学录取资格中将种族作为考虑因素是公正的吗?……正是借助这些道德难题,作者引出了一些法律上的和政治上的争论,进而介绍了边沁、密尔、康德、罗尔斯、亚里士多德等人关于公正的哲学。

思辨的艺术

  尽管这本书由迈克尔·桑德尔所著,却非他一人之功,作者在“后记”中也承认,这么多年参加“公正”这一课程的几千名本科生为这本书作出了贡献,他们反驳那些哲学家们、反驳其他同学、甚至反驳作者的观点,他们所提出的那些深刻尖锐的问题,让作者更加深刻地理解了他带给学生们的那些哲学主题。所以,如果说读一本书是和作者进行跨时空交谈的话,那读《公正:该如何是好》就好比参与了一场辩论,你需要对每一个问题、每一种答案保持警觉,因为作者并没有打算对“公正”下一个统一的定义,相反,他向读者提供了三种考量公正的角度:福利、自由和德性,从“福利”角度来看,寻求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即是公正;从“自由”角度来看,尊重自由和个体权利即是公正;从“德性”角度来看,公正社会认可某些德性以及良善生活。从这三个角度去观察作者抛出的道德难题,有各自的优缺点,书中同时也不断地有反驳观点冒出,但“理愈辩愈清,道愈辩愈明”,这也是读这本书的乐趣所在。

  如何成为一个好人?

  道德德性是从行动中学到的东西,“我们通过正当的行为而成为正当之人,通过有节制的行为而成为有节制之人,通过做勇敢的行为而成为勇敢之人”。也就是说,我们探究“公正”是什么,最终仍需落在“怎么做”上。其挑战在于:“对适当的人,在适当的分寸上,在适当的时间,出于适当的动机,以适当的方式,做适当的事”。因此,道德德性的修炼是一种实践智慧,离不开与人交往,好人就是在与人交往中行正当之事的人,一个与世隔绝的隐士或许会被赞颂淡泊名利,但却很难彰显他对于他人及族群的关爱,也正是因为这样,许由洗耳才会被巢父解读为沽名钓誉。

  在这里,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思想与儒家的中庸思想竟跨越时空不谋而合,二者的产生背景也很相似,古代希腊城邦制度以小国寡民为主要特征,平民在与氏族贵族夺权的过程中,推动城邦走上民主政治的道路,人们广泛参与城邦的公共事务,并通过参与政治促进良善;与同期古希腊文明交相呼应的正是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诸侯国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古希腊城邦,因诸侯国林立纷争,君主为了在争斗中取得霸主地位竞相招贤纳士,士阶层崛起并纷纷著书立说、议论时事,在阐发政治主张的过程中完成了对道德的反思。这其中,儒家就主张:修养中庸之道在常理常事之中,“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

现在,回到最初的问题——如何成为一个好人呢?那就是,积极投入公民社会中,分享族群之利益,在与人交往中慎议什么是对与错、善与恶以及公正与不公正。

  公正与良善生活

  在三种考量公正的进路中,作者支持“德性”,他认为公正涉及培养德性和推理共同善。因为我们天生的带着社会身份,并进而肩负集体义务,你会认为偏袒家人是不道德的吗?或是认为国家给自己的人民比给外国人提供更多的东西是不道德的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就需要思考了,抛弃共同善的道德个人主义是否真的能够成立。

  也许保持中立是一个很诱人的提议,正如自由至上主义企图提供给我们的愿景:我们每一个个体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目的,以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去追求幸福,只要不侵犯他人也这样做的自由。但这种形式上的自由却无法反映人们的真实选择,毕竟人们常常会因为信息、资源或天赋的不对等而被迫做出或是盲目做出选择,很难说这是这种打折的自由是人们实际想要的。另一方面,搁置一切争议去实现公正的进路到头来也只能是妄想,我们终究需要对代孕协议、同性婚姻、对富人征税等事项究竟是否公正作出判断。

  尽管“德性”可能会成为一个危险的进路,想想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就可以知道,一种试图培养好品质或者肯定某种特定良善生活观念的社会,有着将一些人的价值观强加给另一些人的危险。但是在道德慎议的背景下,危险性会被大大降低,因为在公众对话中,多元社会中的人们在关于最佳生活方式上存在的分歧可以被充分阐释、选择,我们需要这样一个公民社会,将引导良善加入其中而非回避分歧,“一种对于道德分歧的更加有力的公共参与,能够为相互尊重提供一种更强而非更弱的基础”。而这种有力的公共参与,需要从你我自身做起。
责任编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