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首页] [添加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化艺苑
南京南,上海北
作者:李雪洁  发布时间:2019-08-20 10:23:54 打印 字号: | |

南京南,上海北,就是一个春天。

北方的春天向来是傲娇的,时间短得让人措手不及,阵阵妖风吹得人口干舌燥。即便这样,人们还是会年复一年惊艳于绿芽和红花,用文字或图像记录下最赏心悦目的时刻,乐此不疲。常年生活于此,也会稍感厌倦,于是想要去看看南方的春天。从没有一个人出游的经历,对于完全陌生的地方还心存畏惧,因而选择了上海和南京这两个有朋友在的城市。也没有制定什么旅游攻略,一心一意跟着朋友走。

车过滁州,油菜花开得正好,那些白墙灰瓦的小房子一栋栋、一幢幢散落在田野上,看着很舒服。远处是影影绰绰的山,线条柔美、安静地起起伏伏。邻座是一个健谈的阿姨,生在上海嫁到北京,对于两座城市都有颇多体悟。但聊得最多的还是结婚生子,什么“女孩子一定要到什么年龄干什么事儿”、“一定要生一个小孩子”等等,谈得兴致盎然。我笑着聆听,偶尔贡献一两个例子,也提供一点儿不同意见。于是时间过得很快,电影都没打开,便到了上海虹桥。

去了鲁迅公园和故居,鲁迅墓前的广玉兰繁茂到给人魁梧之感,故居小院里的木槿开得绚烂。执迷于《黄金时代》里萧红那落寞的背影,于是一直在寻找那间厨房和小窗,最后被告知其实并非实景。红光满面的讲解员总是满脸微笑,但我着实感觉不到他的笑意。听他讲述着自己与鲁迅后人的往来,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后来想想,人总是愿意找到一些东西来自我标榜,不然其存在便几乎没有意义。这也就是标签和浮名的意义吧。

第一次住青旅,和朋友住在套房的一间,满眼都是好奇。隔壁房间是个外国青年,安静得像是空气。楼下是家咖啡馆,没什么生意,只几个外国人在小声交流着什么。对于喜欢安静的我来说,这里还不错。朋友告诉我,《情深深雨蒙蒙》里依萍跳江的镜头取景于外白渡桥。于是从外滩走到外白渡桥,唱了一路的主题曲,“记得当初你侬我侬,车如流水马如龙……”,竟有些心酸。

上海的公交报站很有意思,普通话、上海话、英语轮番轰炸,叽里咕噜一大串就是怕你下错车。对于满口铿锵有力的大碴子味儿的我来说,上海话柔软得让人自惭形秽。之前一直听说吴侬软语,若比上海话还要柔软,也许真的是会醉人的。

车到南京已是晚上六点多,两年半没见的学姐如约等在出站口。分别时刻那些眼泪我还记得,如今,挽着姐夫手臂的她笑得灿烂如春。一直是个幸运的人,生命的每个阶段都有人陪我帮我,她便是重要的一个。文学社、校报、考研,大学里许多重要的事情都有她的指引。甚至每一次感情的波折,都要跟人送外号“小八卦”的她报备。后来自觉感谢说了太多,便连口头的感谢都省去了,但心里是感动的,也更生出对于生活的感恩。姐夫是个很可爱的人,因为陪我玩得太累整个人常常处于懵懵的状态。两天的接触中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包容与疼爱,虽然被虐,但是感觉被虐得神清气爽。祝福他们永远在一起、都有美好的前程。

夜泊秦淮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美,当然,去之前我便已经料想到了秦淮河商业化之后的结果。唯一遗憾的是游船玻璃没有打开,于是便没有感受到秦淮河上的风。透过玻璃看风景,总感觉隔了一层。两岸的景致不可谓不精致,但那些拟古的装扮和表演并不能打动我的心。很多时候,我希望它还是原来的样子,或者即使不如原来繁华,萧索破败也是一种美呢。

在南京博物院参观,本是打算去戏院点一壶茶水,看一场折子戏,可惜之前听讲解太投入,错过了演出时间。事情总不会都按照你所预想的那样发展,有遗憾才会有期待。

朋友告诉我鸡鸣寺是求姻缘的好地方,于是拿了香信誓旦旦上了山。无奈连拜哪个神仙都不是很清楚,只能对着敬香处闭眼许个愿。我常常觉得很多东西都不是求来的,天助自助者,无数实践已经证明谚语总有它的道理。“我希望,通过努力,我可以变得更好,之后,再遇到那个对的人”,佛祖大概不会搭理我这个并不虔心向佛的凡夫俗子。所以,我还是自己争取好了。

雨中游玄武湖,水汽升腾宛若仙境。惬意之外还有难以言表的辛酸,因为鞋子在大雨中湿透。所幸温度并不太低,兴高采烈走完了全程。陪我玩耍的姑娘爱笑又大方,大学时接触不多,但喜欢她每天开开心心的样子。一路上互相说着研究生以来的种种,学习、生活、感情,感慨一下物是人非和心态变化,开两句玩笑,再仰天长笑几回,也会品出无限滋味。

离开南京是在下午四点,带着学姐买的一大兜爱心零食踏上了归程。之前退了二十多次票,终于换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本以为可以一路欣赏沿途风景,没料到上了车就睡得昏天暗地。有一种机关算尽、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感觉。太刻意的追寻往往得不到你想要的,顺其自然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烟花三月下扬州,有幸躲过旅游高峰期,感受了一把江南烟雨和丽日晴天。在先锋书店寄了一张明信片给自己,算算也快到了,那上面该是有南方的风兼雨吧。 

总会抵达,也总要出发。走下去,感受美与真实,这该是旅行的部分意义吧。


 
责任编辑:邢星